国内公有云市场再次荡起波澜。在这一由阿里、腾讯、华为占据头三把交椅的产业中,中国移动的2020年财报显示,报告期内的云业务营收为92亿元,增长率达到惊人的353%,对比近年来云计算产业30%左右的年均增长率,中国移动的成绩单显然为业界瞩目。

而在这一剧增背后,则是正在高速扩张的云计算产业规模。IDC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约为190亿美元,比2019年增加54%,预计2021年云市场将达到280亿美元,2024年将达到1000亿美元以上。

“目前我们市场份额排在国内第十左右,到今年底估计就能接近前五。”在日前举行的移动云TeaTalk技术沙龙上,中国移动云能力中心IaaS产品部总经理刘军卫向包括《中国经营报》在内的媒体记者表示,2021年移动云业务依然有信心保持这一高增长率,从而挤进第一阵营。

但实现这一目标并非易事。根据IDC的最新统计,目前占据国内公有云市场前五位的厂商为阿里、腾讯、华为、中国电信、亚马逊五大巨头,其总份额达到77.5%。其中,作为中国移动的直接对手,中国电信天翼云的业务收入为138亿元。

腰部和尾部的厂商频频动作加紧赶超之际,头部厂商也未落后。据阿里巴巴最新公布的季度财报显示,云计算业务营收达161.15亿元(合24.7亿美元),同比增长50%,而华为也在去年将Cloud&AI业务正式升至与消费者BG、运营商BG和企业BG并列的第四大BG,再次剑指阿里、腾讯。

“公有云市场的争夺其实从2018年就开始明面化了,但去年疫情加速了企业对于上云的数字化需求,现在大家都知道这是块‘肥肉’,这也让今年公有云厂商的竞争变得更激烈。”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新贵上位

搅动近年来公有云战势的最大变数,来自迅速崛起的中国移动。一位中国移动的人士告诉记者,中国移动入局云领域的时间很早,早在2013年就投产了第一期公有云,随后中国移动于2014年成立“中国移动云能力中心”全资子公司。

“但后来做得很一般,远远落后于同为电信运营商的中国电信。”该人士表示。

直到2019年,杨杰从中国电信调任中国移动董事长后,后者才开始启动云改。同年8月,中移(苏州)软件技术有限公司正式挂牌“中国移动云能力中心”,将移动云的研发、运营、建设、支撑一体化,正式开启了移动云的追赶之路。

“按增长算,移动云这两年的年均增长接近3~5倍,应该是整个业界最快的。”上述人士表示,这让移动云两年间从默默无闻迅速挤进了中国公有云市场的前十阵营。

IDC报告显示,2020年一季度,移动云首次进入IDC公有云排名,一季度IaaS+PaaS排名第12,同时位列云运营服务市场前五。

虽然未直接点名挑战天翼云,但由于资源优势与目标客户相似,移动云意图取代天翼云地位的目标也为业内共知。

记者了解到,很多云服务商的公有云、私有云会选择部署在运营商的IDC机房中,所以电信运营商有着天然优势,可以把各种云整合在一起,这也使得中国移动与中国电信在公有云的竞争白热化。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中国移动与中国电信都将云业务与5G概念绑定,强调云网一体化战略,并将资源布局目标指向全国31个省级节点以及多个边缘节点的架构,成为业内目前仅有的两家云业务理念与建设目标基本一致的通信运营商。

刘军卫告诉记者,按照目前形势预估,移动云今年的增长率仍有望保持在300%以上,并在年底进入公有云市场前5位。“2020年移动云能够提供的产品数量已从76个增加到207个,较2019年增长180%,覆盖了全国31省333个地区近百万客户。”刘军卫表示,这一数字基本上与华为云持平。相比之下,腾讯云的产品数量约为300,阿里云则有370左右。

同时,中国移动日前已启动2021移动云开发者社区建设,以及多场线下活动,力图助力开发者在移动云上构建生态。刘军卫告诉记者,移动云定了一个三年目标,致力于培育10万名核心开发者,整合近1000家团队,目标孵化出有影响力的100家的应用,这些都将进一步助力移动云的壮大。

若按这一趋势预估,移动云可能在年底就能完成对天翼云的超越,并赶在2022年前完成“三年内进入国内云服务商第一阵营”的目标。

艾媒咨询CEO张毅向记者表示,很多云厂商的基础设施都依赖于运营商所建的数据中心,这是运营商做云的最大优势所在,只是后者迫于研发能力的短板,一直落后于互联网巨头。目前移动云与天翼云都开始重视云业务的研发,这将会在公有云市场形成极大的竞争力。

头部混战

与此同时,头部的争夺也尤为激烈。

记者注意到,3月31日,华为发布了2020年最新年度财报,虽然总营收与利润仍实现增长,但消费者业务收入4829亿元,同比增仅有3.3%,增速明显放缓。考虑到华为去年售卖荣耀获得了接近400亿美元的净收入,其消费者业务在去年受禁令冲击非常明显。

一位通信分析师向记者表示,华为去年上半年财报中,营收与净利增长率分别为13.1%与9.2%,但最新的2020年财报中,这两项数据变为3.8%与3.2%,可以分析去年下半年华为的营收与净利下降明显。“考虑到禁令的长期影响,华为今年可能会在政企业务上加码抢夺份额,求存自保。”该分析师表示。

而云业务显然是华为政企业务中不可或缺的一环。虽然华为未在财报中公布云业务的具体收入,但2020年1月,华为直接将Cloud&AI业务升至华为第四大BG,被视为华为内部提升云业务战略重要性的信号。

IDC《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0年上半年)跟踪》报告显示,按营收计算,华为云已进入前三甲,但仍差距阿里云较大。

有业内人士认为,与互联网企业相比,华为云的瓶颈在于定位非平台型企业,业务支撑体系上的服务商合作伙伴更少。但C114通信网主编周桂军认为,华为云的优势在于其政企业务多年所培植的垂直行业资源,随着政企市场开始加快上云,未来在华为云在这一领域的优势会逐步显现。

尽管如此,张毅认为,阿里云的优势地位仍无法在短期内被超越。“阿里云的客户优势是多年建立起来的,而且考虑到业务稳定性与安全性,云的部署也不像其他业务替代性那么强。”张毅表示。

而对于亚马逊的“角色”,周桂军判断,其目标客户主要服务于出海的中国企业与在华有业务的外企,其市场份额比较固定,也不会在短期内有较大突破,因此对于公有云市场现有格局的影响不会太大。

研发能力成决胜关键

在前些年围绕国内公有云厂商的讨论中,最大的争论点就是“盈利”。财报显示,即便贵为占据国内约40%份额的行业龙头阿里云,也直到2020年才实现其首次盈利。

“并不是不赚钱,主要是跟回报比,公有云的研发投入太大了。”一位国内云厂商人士告诉记者,多年来国内企业对数字化的需求一直很小,“上云”似乎没有必要,直到去年疫情,数字化才加速,而公有云市场的增长恰恰是去年提速的。以阿里为例,据悉其近年来每年投入的研发预算都在千亿元以上,其中大部分用在云计算技术的研发。

而随着竞争加剧,2020年4月,阿里云更是宣布未来三年将投入2000亿元,冲刺全球最大的云基础设施。

另一个例证则是中国移动与中国电信。

作为产业新贵,两年前高调宣布冲击公有云第一阵营时,中国移动就将投入额定为1000亿元,而这只是三年内的初步投入,而日期宣布回归A股的中国电信也宣布募资目标为544亿元,其主要用途之一就是“云转数改”战略的推进。

“公有云研发很‘烧钱’,所以这个市场也一直就是这几个大玩家才玩得起。”前述云厂商人士表示,这一点在国内和国外都一样,目前全球四家最大的公有云厂商亚马逊、微软、阿里和谷歌都是依靠大规模投入的自主研发,才走到今天。

“以往公有云的竞争主要体现在硬件基础设施建设,而现在随着云设施的完善,软件与服务又变得很重要,而这也还是靠研发,所以你也能看到运营商最近开始重视研发了。”张毅表示。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查看心情排 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2021-04-19 10:13:23
2021-04-14 16:59:55
云技术 UCloud优刻得磁盘快照USnap:公有云连续数据保护(CDP)系统升级改造实践
如何接入SSD/RSSD云盘等高性能设备以及如何降低连续数据保护功能的实现成本,是USnap产品要解决的两个核心问题。 <详情>
2021-04-08 13:02:55
机房建设 中国移动哈尔滨数据中心二期今年10月投入运营
中国移动哈尔滨数据中心二期项目预计今年10月底正式投入运营,未来将与一期工程共同打造成东北三省的数据“大脑”。 <详情>
2021-04-01 11:06:58
云技术 中国移动刘军卫:云计算成为驱动国民经济范式增长的核心动力
中国移动2020年报告显示,移动云业务在整体营收占比大幅提升,达91.72亿元。 <详情>
2021-03-31 09:22:02
运营商 中国移动在黑森州建立新数据中心!抢占国际投资首选宝地
中国移动国际有限公司(China Mobile International Limited,CMI)是全球用户数量最大的网络运营商。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