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纳德拉出版《刷新(Hit Refresh)》的两年以来,世界发生了很大变化,技术发生了很大变化,微软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其中一个变化就是:微软于2018年重获全球最有价值公司的称号,上次获得同样的殊荣已经是20年前的事儿了,但它并没有为此欢庆。

微软

微软的首席执行官纳德拉接受了GeekWire的独家采访,他说:“成功固然很重要,但你必须记住,成功必须源自某重意义。在2019年,我认为过度褒奖科技公司并不是这种意义所在,尤其是作为一家科技公司。”   相反,纳德拉解释说:“身为世界的一份子,我们必须确保数字技术正在帮我们在所有国家和地区的所有社区中带来更加公平的发展。如果我们不能使周遭社区变得更好,我们自身的成功没有任何意义。”   这是纳德拉于11月5日出版的平装版《刷新》的新后记中的核心主题之一。这一更新的版本着眼于解决了该公司,行业,世界以及他本人的新发展动态。

纳德拉与GeekWire进行了交谈,进一步探讨了几个关键主题——讨论了微软应对全球民族主义浪潮的方法,解决了员工对公司内部待遇的种种担忧,并解释了为什么微软押宝新的双屏设备。  

纳德拉还提出了两项最近取得的成果:微软一举击败了亚马逊,赢得了梦寐以求的合同,即国防部的联合企业防御基础设施(JEDI)的合同,这是一个价值百亿美元,为期10年的五角大楼云交易;西雅图海湾人足球俱乐部(Seattle Sounders FC)入围了美国足球大联盟杯。纳德拉和他的妻子Anu是该足球队的股东之一。  

Todd Bishop:你的书《刷新》已经面世两年了,平装本也于11月5日出版。这两年发生了很多大事,微软在20年前获得全球最有价值的公司的称号,如今又重获这一殊荣。你在新的后记中写道,公司的员工对第二次获得这一殊荣的看法与第一次有所不同。到底有什么不同?   纳德拉:对我来说,这是一种愿望,我们说:“我们希望以不同的方式看待这件事”。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可以追溯到我们所赞美的本质。成功固然很重要,但你必须记住,成功必须来自某种持之以恒的目的感。你必须自问,我们为什么会成功?我们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我们的使命和商业模式都取决于他人的成功。  

因此,当我们说,我们已经以某种方式取得了一定成就时,我们最好不要脱离使我们获得成功的最本质的东西。对我来说,在2019年,尤其是作为一家科技公司,我认为过度赞美科技公司并非目的所在。身为世界的一份子,我们必须确保数字技术正在帮我们在所有国家和地区的所有社区中带来更加公平的发展。这就是说,如果我们不能使周遭社区变得更好,我们自身的成功没有任何意义。这就是我的本意。  

TB:你在书中引用了David Brooks的话……   纳德拉:是的,《第二座大山》里的文字。   TB:…以及他对“相互依存宣言”的描述。(从关注自己的成功转而关注他人的成功)。这对微软来说意味着什么?

纳德拉:有件事让我倍感自豪,那就是,无论我到哪里,不管是在亚特兰大还是西雅图,又或者在孟买或北京,我会说:“好吧,微软在那个国家的存在如何使小企业提高生产力?我们如何使来自这些社区的跨国公司更具竞争力,更成功并不断创造就业机会?那里的公共部门如何提高效率?健康状况如何得到改善,教育成果又如何得到改善”?因为这就是微软员工所能获得的机会。我们将为此做出贡献。这并不是一连串数字。成就那些事儿,那些人儿就是全部意义所在。对我来说,这就是我们都在追求的目标。  

TB:在你的领导下,这在微软过去几年的历史里已经有目共睹。我认为这在本书的后记已经表露无疑:你不仅在尝试创造技术,而且还在尝试帮助他人创造技术。  

纳德拉:完全正确。这也正是我写的有趣的数据点之一,这个数据点实际上出自领英。如今,科技行业以外的行业所雇佣的软件工程师,深谙数字化门道的工程师的人数已超过技术行业的同类人才。这种转型发生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因此,这意味着人人都是软件公司。因此我们也是,所以我们的核心任务是切实帮助这些人才培养这种能力。  

TB:读完你对David Brooks的解读后,我对后记结尾处出现的某些内容感到十分惊讶。那句话就是:“国界是我们不得不承认的现实。每个国家都会把他们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你这么写的目的是强调世界各地的国家和地区的本土发展和机遇的重要性。但是在地缘政治的背景下,对我来说,这听起来有点像屈从于民族主义,这似乎违背了相互依存的原则,违背了为社会服务胜过为自己服务的思想。你如何解释这种脱节?  

纳德拉:当然。我认为,我们必须首先认识到一件事,这就是继2016年柏林墙倒塌后所发生的全球化的第一阶段,如果你希望这样称呼这件事,如果你想说:“好的,那段时期是令人惊叹的,实际上,我会说,即使在亚洲,也出现了中产阶级。因此,全球化实际上带来了很多好处。

但是,全球化的第二阶段必须解决每个国家产生的不平等现象。对于我们来说,“嘿,让我们回到过去20年的全球化趋势中来”,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首先,选举都是本土化的。人们必须切实地在当地创造盈余。因此,作为一家跨国公司,我们必须以此为本。这就是为什么我对微软的使命如此满意。这就是说,我们不能去某个国家说:“嘿,一切不过是该国显贵的独角戏罢了。”决定不能这么做。为了取得成功,我们必须创造地方盈余。这就是我的本意。国界是真实存在的,因为当我们谈论公平增长时,公平增长不可能是某种全球范围的最大值,而必须符合当地的实际情况。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能否到达一个世界各地都能平等发展的地步?不仅作为一个国家发展,而且每个社区都经历平等的发展。这就是所谓的相互依存。我们要认识到,这与某一家公司无关,与美国西海岸或中国东海岸无关。这关乎整个世界。

TB:与此同时,你正在寻找人工智能,面部识别等领域的国家规范,哪怕这不是全球规范。如果每个国家都在以自己的道德和标准来追求自己的利益,那么你如何制定这些全球规范?  

纳德拉:这个问题问得好。以原始能源转换为例。我们共享全球资源。全球规范之所以出现是因为我们相互依存。因此,即使在人人都说“我国优先”的世界中,事实上,我们共享着这个地球,获得经济盈余,我们仍需进行贸易。但这必须做到公平。气候是一种共享资源。我们最好制定一个全球社区能源转型计划。人工智能伦理和网络也是同样的道理。受网络攻击影响最大的人是谁?这就是全世界的消费者,全世界的小企业。各个国家的各个政府都应对此予以关注。经过启蒙的自我利益有时确实能驱使我们以社区,国家,甚至全球社区为单位团结在一起。

与前竞争对手合作  

TB:说到经济力量,我手里拿的是三星Galaxy Note 10 Plus。你有意无意地促使我购买了这部手机,因为你参加了三星的活动并谈论了Windows集成,自打我从Mac阵营回到Windows阵营后,这一直是我的痛点。这是微软如今显得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例子。试想一下10年前,如果你曾说过,微软的首席执行官曾促使任何人改用三星和安卓。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你能说出这对你的意义吗?  

纳德拉:我时不时回溯我们悠久的历史。瞧,我们一直是软件公司,工具公司,平台公司。我们必须把用户放在首位。感谢你使用Windows,感谢你重回阵营。用户们都有一个痛点。他们需要一部与Windows兼容的手机。这就是这种合作的意义所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身为用户的你最关心的是什么,而不是我的某些公司议程。这就是我们搞发明创造的核心。这就是我们甚至在Windows(诞生于八十年代)还没诞生之前就首先在Mac上创建Office的原因。因此,我想重新激发这个核心功能。无论是Surface Duo还是与三星的合作关系,又或者是对Azure上的PostgreSQL所提供的支持。所有这一切的意义就在于确保我们以令人信服的方式满足客户需求。  

TB:嗯,我会得到一些用户反馈,我可以在Windows的“你的电话”应用程序中进行离线共享。我认为有些地方仍有改进的余地。我们可以稍后再谈。  

纳德拉:当然。我们应该接受反馈。

TB:说道Surface Duo和Surface Neo,你能解释一下即将到来的双屏设备浪潮对微软意味着什么吗?  

纳德拉:总体而言,我们一直对能够帮助用户的计算设备中的形式和功能上的变化感到十分兴奋。以我们为例,我们非常关心的事情是,在海量的设备中,我们人类如何才能确保将时间花在刀刃上?我们如何应对稀缺的注意力资源?   我研究了自己同时使用Neo和Duo的方式,我希望随身携带这样的设备。我希望能够开机,做笔记。触笔优先的体验十分美妙。这是一种类似于使用Moleskine的体验。因此,我对外形感到十分兴奋。我们希望为此打造两个版本,一个在Windows上运行,另一个则在安卓上运行。当然,这一切都与运行Microsoft 365应用程序有关。该设备只是我们体验软件的表面媒介,对此我们感到十分兴奋。

TB:所以你一直在使用原型机。它如何改变你在会议中的工作?或者当你在园区漫步时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它为你带来了什么改变?  

纳德拉:如今,尽管人们有了各种各样的触控式设备,但他们仍然使用纸张。我很喜欢做笔记,很喜欢写东西,即使在团队会议上,我也可以阅读和交流。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甚至想在手机上参加很多团队会议。有了双屏设备,我实际上可以全屏展开视频对话,不是在这个屏幕上就是在那个屏幕上。我还可以在OneNote上做笔记。这种组合非常高效。  

核心价值与员工经验  

TB:在后记中真正凸显的另一件事是你在致股东函中也使用了这个短词语。那就是微软员工的经验应该与公司所声张的道德准则相一致。而这里恰恰还存在差距。这种差距已经以多种形式显现,包括今年初员工因公司内部的歧视或骚扰而公之于众。你已经摆平了这个问题,并且鼓励他们就事论事。为什么在你担任首席执行官的这期间,这种精神和现实之间的差距没有缩小?  

纳德拉:你说的没错。这是因为,最终,度量文化的实质就在于,核心价值观、和文化生活体验之间的隔阂或距离是什么?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这是一段未竟之旅。这就是我不赞美我们所达到的文化目的地。而且,即使是单个员工的经历并没有得到我们的用户,这也是我们必须解决的问题。  

我认为,就多元化和包容性而言,我们必须首先在代表制方面取得进展。没有包容性,代表性就无从谈起。所以我们必须努力实现代表制。我真正感兴奋的一件事就是,我们甚至在2019年努力帮自己的员工和管理人员增强领导多样化团队的能力并在组织内部树立这种重要的敬畏之情。请创建必要的条件,如果你允许我这么说的话。  

令我兴奋不已的一件事情就是我们所发起的管理者培训。你必须树立榜样,你必须言传身教,你必须关怀备至。公司上上下下的人都要这么做。这是关乎人性的事情之一,我们所有人都希望做出改变,除了我们希望他人改变。如今,这正是十几万微软员工所面临的时刻。如果要带来改变,那么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强迫自己迎难而上。我们必须面对这个差距,然后带来变化。这就是我们要继续关注的重点。  

TB:与此同时,我们看到了一系列由员工发起的积极行动,尤其是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新一代工人更愿意大声疾呼,例如公司与政府实体的关系可能会让他们感到不适。员工的这种反馈是否改变了你领导公司的方式?  

纳德拉:我的意思是,对我这样的人来说,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洗耳聆听(这很是重要)公司内部的所有意见。因为你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你可以从各种角度学到很多东西。实际上,当你回归这个核心多样性,即包容性时,那么你必须从包容性着手。这些意见来自哪里?它们为什么令人忧虑?人们忧虑的根源是什么?甚至是身为高级领导团队,你是否有认真对待这些意见?你有认真思考吗?然后,你当然必须做出决定。这不仅仅是我们(十万微软人)始终要在每个问题上达成共识那么简单。  

但是,即使你不同意,你的根据是什么?我们对自己所做的决策以及决策的依据是否秉持公开透明的原则?这正是人们需要展开对话的地方,在这里,人们必须能够相互倾听,相互理解。对我而言,这就是我们开发一系列实践的地方。  

五角大楼的云交易

TB:在本书中,你探讨了一些关键趋势,如人工智能,量子计算,混合现实中发生的根本变化。但是其中很多都是由云提供支持的。在过去的一周中,微软获取了一份重要的新合同,即美国国防部的联合企业防御基础设施的云合同,一举击败了Amazon Web Services,有人认为后者是行业佼佼者。业内某些人对此感到惊讶,因为微软获得了这份合同。那么他们应该感到惊讶吗?  

纳德拉:我接着谈谈我们的使命。我们并不为获得合同这件事而庆功。在这个例子中,我们希望专注于国防部,专注于他们的任务,专注于如何为他们提供支持。我们能够向他们提交提案(RFP)并拔得头彩,为此我感到非常满意。但这仅仅是开始,确保我们能满足他们的需求,这是我们十分关注的事情。

TB:你认为政治(尤其是特朗普总统对亚马逊所提出的反对)对微软获得这份合同起了什么推动作用?

纳德拉:对我而言,如果说起到了什么作用的话,这就是要微软置身于政治以外并始终专注于客户的需求。我们具备一些核心能力,这些能力使我们一直鹤立鸡群。很高兴看到,我们将云打造为分布式计算结构并将混合作为设计核心,而这发挥了作用,对此我们感到十分高兴。这些都是我认为会在最终的角逐中真正脱颖而出的东西。既然知道竞争激烈,我们就要专注于客户需求,创新和差异化。

TB:西雅图海湾人有一批新的金主,你和你的妻子就是其中之一。该队入围了美国足球大联盟杯,这使联盟中的很多人惊讶不已。众所周知,人们很容易将板球的理念应用的商业中。在管理海湾人为期不长时间里,你是否学到了可以活学活用的生意经?  

纳德拉:恩,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学到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但我学到了一件事,这就是,就从社区创造能量来说,这些了不起的运动充满了激情,无论是一般的运动还是一般的团队运动。因此,运动带给人们的喜悦是我喜闻乐见的。  

TB:你如何看待海湾人?身为俱乐部老板,你感觉如何?  

纳德拉:我感觉很棒。海湾人加油!  

后记:在纳德拉离开会议室之前,我们谈论了微软新创办的行业体验中心,GeekWire于当天早些时候曾参观过该中心。该中心象征着公司与客户合作开发新技术所做的工作,这促使纳德拉继续讨论更为宏大的主题,即微软的世界观。  

纳德拉说:“从某种意义上说,只有在技术商品化的情况下,我们才能最终获得成功,而这与我们的商业模式相矛盾。也就是说,如果世界上所有的技术功能只由少数几家公司打造,那么微软就不复存在了。但是,如果有很多公司都在开发技术,那么我们就会安然无恙。”  

在新的后记中,纳德拉最后介绍了他家人的近况,这是本书的另一个重要主题。他写道,他的一个女儿即将上大学,而患有脑瘫的儿子Zain又做了一次手术,并继续欣赏音乐。他着重介绍了妻子Anu为脑瘫患者所做的宣传工作,他最后说:“无论你认为自己有多优越,每个人每天都要会为家庭感到焦虑。我们也是其中之一。”

【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IDC圈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查看心情排 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2019-11-12 08:59:00
云资讯 微软:云计算是我们的未来
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最近在出席纽约市的一次活动中,提到了自己对五角大楼合同、社区与生产力的看法。 <详情>
2019-11-11 13:07:00
云资讯 云计算赛道双雄并立亚马逊、微软扩展趋势放缓
谷歌的核心业务搜索基本上已经接近饱和增长,云计算做得也一直不算好,现在全力去追赶,增速显然非常可观。 <详情>
2019-11-07 14:39:46
云资讯 云计算领域 微软、诺基亚再度牵手
近日,根据外媒报道,微软与诺基亚再次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关系,而这一次两家公司将通过云计算、人工智能以及物联网等技术帮助企业和通信服务提供商加速转型和创新。 <详情>
2019-11-06 14:05:48
云资讯 微软诺基亚再度战略结盟 这次做云计算和工业4.0
微软和诺基亚日前宣布再度达成战略合作关系,通过云计算、人工智能(AI)和物联网(IoT)等新兴技术帮助企业和通信服务提供商(CSP)加速转型和创新。 <详情>
2019-11-05 13:49:51
云资讯 微软发布Azure Quantum云计算服务 全栈式量子计算开放云生态
11月5日消息,据美国《连线》杂志网站报道,微软通过确保Windows操作系统能运行在许多不同类型的硬件上,并取得了今天的成就。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