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顾十多年前:2017年3月9日,华为Cloud BU成立,同年8月Cloud BU升级为华为一级部门。而在那个时间点,亚马逊的公有云已经走过十年历程,在国内阿里云也已经走过七年多时间。彼时的中国公有云市场,BAT三家已经包揽了超过七成的市场份额。看上去马太效应已现,后来者似乎已经没有机会。

华为云来得有些迟。但是作为公有云2.0大门的开启者之一,华为云与亚马逊AWS、阿里云不同,它是在潜移默化中点燃了公有云行业不一样的烟火。

631c741b67584e38849ec629a15a303b

为什么“迟到”?

华为对于云计算战略意义的重要性,很早就有认知。任正非曾在2010年就预见性地指出:云计算会让全世界所有的人,像用水电一样享用信息的应用与服务。

要知道,2010年全行业还处于公有云知识的普及阶段,用户更是寥寥。任正非早早看到了未来,但在公有云这件事上华为却迟迟未动。究其原因,最重要的决定因素是“客户”。

华为是一家一直提倡“以客户为中心”的企业,在华为的行动准则中,客户需求是排在第一位的。当时华为最大的顾虑,恰恰是运营商。以通讯设备起家的华为,与全球的知名运营商都有着非常好的合作关系。而公有云业务兴起之后,在很多运营商看来这似乎是其业务天然的延伸,所以全球各大电信运营商都开始纷纷布局这个领域。在中国,三大运营商都先后推出了云计算业务,此时华为如果进入这个领域,反而会形成与自己客户“抢”生意的局面。

时间到了2016年这一关键节点,当时的市场格局让国内运营商意识到,华为进入这个领域其实是对自身能力的补充。而此时,华为IT服务的基础能力(通过服务于大量的重量级客户,已经非常完善了。

此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做公有云这件事对于华为这样的行业巨头变得越来越有必要,但时间点却显得越来越晚。在华为内部,对云业务不看好的声音在放大,“很多人都认为有点晚了,挑战太大。”这个“晚”,当然是指亚马逊、微软、阿里等企业已经拥了很好的市场份额,并且在公有云市场的品牌知名度极高,从软实力、硬实力和客户积累上都已经相对稳定了。

当然,华为云的“迟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谨慎。在很多领域,华为不是市场的创造者,但都是后发先至的那个角色。

事实上,所有通用目的技术的应用一定会有一个成熟的过程,总结下来可以分为四个阶段:技术与应用局部探索的阶段;技术发展与社会环境相互碰撞阶段;技术发展与社会环境相互促进阶段;稳定发展,期待新GPT(通用目的技术)的阶段。

谋定而后动,这是华为一惯的风格:华为从来不是一上来就要颠覆,但它一旦做了决策,就很少动摇。所以在方向性战略决策上,华为论证的过程会更长。“只做个Me Too是没出息的。没有创新,对华为也是没有价值的。我们要学习的是亚马逊开创一个产业的勇气。”华为公司副总裁、华为云BU总裁郑叶来在采访中表示。

在做不做云这件事上,华为内部思考了很久,也研究了很久。2016年华为组织了多次的闭门会议,利用内脑和外脑充分讨论、论证这一业务的可行性。

在公有云上迟到,只是“严谨地迟到”,这也为华为云后来的商业模式奠定了基础,这一点懂懂在后面会再做详细论述。

为什么做公有云?

这个问题,华为内部早有定论。华为是一家出生在中国、但业务遍布全球的企业,有50%以上的收入来自于海外。其员工人数多、业务涉及领域广、覆盖区域大,这样一家公司的业务如果要在全球高效协同、步调一致,没有云的支持是无法实现的。

很快,华为内部渐渐形成共识:未来的业务大部分都会部署在云上,这是客户需求的变化,也是华为自身业务扩张的需求。

以手机业务为例,跻身全球第二大手机厂商后,华为智能手机业务方面的竞争力,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其背后的智能服务。

此外,华为已有的通讯、IT、手机虽然发展都很顺利,但同样也面临着转型的挑战。华为历史上一直以技术为核心能力,产品基因很强,但整个产业的趋势正在从提供产品向提供服务过度,华为也必须要完成这个转身:从一家“PS”公司(Product & Solution,产品解决方案公司)转型成“SP”公司(Service Provider,服务供应商)。

这样的挑战,是任何行业巨擘都无法回避的。

华为公司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2018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做了如下分析:“华为云是华为公司全面向云转型的重要底座,对于华为云BU而言,不仅仅对外要面向所有客户提供公有云服务,还要支撑华为整个公司向云转型。”

除了自身业务的需求以及转型的需要,华为做大做强公有云也基于更长远的考虑——联接未来。只有永远走在最前沿,才不会被时代淘汰。

一直做通讯设备的华为,如果当年不做IT产品线,今天业界发生的很多变化可能都会与华为没有任何关系,华为的客户可能还是局限于全球那若干家电信运营巨头。正是IT产品线,让华为深入接触到来自各个领域的企业客户,了解到更多的行业需求,也捕捉到了各个行业迭代的趋势。

如果不是从通讯设备的技术产生延伸,做了智能终端业务,华为这几年可能无法如此贴近鲜活的消费者,对用户需求把握得如此敏锐。

如今做公有云也是一样,今天个人用户、企业用户的应用,都在向云端转移。如果华为不做公有云,就无法跟上用户的脚步,未来,可能就与华为没有关系了。

从这一点上来看,公有云不仅是华为今天业务发展的底座,还是华为与未来之间的联接器。

”迟到“为什么不是坏事? 

虽然亚马逊跑了十年(公有云)并在全球市场领先,虽然阿里一家占到了中国公有云市场的近半份额,但这个市场的喷发只是刚刚开始。

正如前面所说,2016年是公有云发展的一个关键节点。在此之前,由亚马逊开创的公有云业务,大多是向企业提供带宽、存储和计算力等基础设施服务。在那个阶段,规模越大成本就越低,亚马逊和阿里云都是在规模扩张中快速成长起来。

这个阶段中,客户选择公有云更多的考虑首先是成本,所以我们看到随着规模的扩大,亚马逊和阿里云都经历了不断降价的过程,价格战似乎是这一阶段公有云竞争的主要手段之一。

同时,这一阶段还有一个特点:上公有云的客户以互联网企业为主,他们的业务变化快,对新概念接受快。如果自己搭建IT系统,时间长、成本高,基于创业成本以及效率方面的考量,他们才会成为第一批公有云的尝鲜者。

从2016年开始,公有云市场开始出现变化,逐渐进入到2.0阶段。

首先,因为AI技术的爆发,公有云技术开始迭代,2.0时代源于AI这一推动力。“人工智能将会改变每个行业、每个职业、每个组织、每个家庭和每个人。我们一直都说是行业+AI,而不是AI+行业。”郑叶来认为,“未来2-3年的改变可能会更快,Gartner预测在2020年之前众多行业、职业都将发生巨变。”

可以说,他的观点颇具行业代表性,未来AI能力将是公有云竞争力的体现。我们看到,阿里云的行业“大脑”、腾讯云的“AI即服务”、百度云的“ABC三位一体”,其实都体现了这种趋势。

因为AI赋能,公有云对于企业的价值就不仅仅是成本降低,而是企业效率的升级,战略层面的变革,企业将会构建面向未来的新的竞争力。所以,上云对于所有企业来讲,不是锦上添花的事,而是不进则退的必然选择。

”我们不是AI+而是+AI,这体现在华为云坚持人工智能的关键是场景应用。“当很多科技企业把AI当作噱头的时候,郑叶来考虑的则是AI的实际落地,他提出:”面向人工智能这个大的潮流,华为应该踏踏实实做什么?我们认为,易获取、用得起、方便用的算力,是AI产业发展的关键。“

其次,客户从互联网企业向数量更多、规模更大的传统企业过度。这一点在2017年、2018年上半年更为明显。相比互联网企业,传统企业未来对于云的需求才是更为庞大的市场。

近期懂懂在与多位云计算领域的资深人士交流时,他们都普遍认为:接下来的市场,将是更懂传统企业的公有云和更智能的公有云大展身手的时候。

亚马逊是无可争议的(公有云)市场老大,但我们注意到一个现象:更懂传统企业的微软和更加智能的谷歌,在公有云战场上增速很快,正在缩小与亚马逊的差距。仅以第二季度的数据来看,亚马逊公有云增速为49%,微软Azure和谷歌云的增速高于AWS,分别高达89%和108%。

要知道,后者的增速并不是吞噬亚马逊原有市场的“此消彼长”,而是新用户入局后的增量带来的高速成长。所以,从时间点上来看,迟到对于华为并不是坏事,而是赶在一个恰好的爆发点上,这是可以吃到传统企业客户云需求爆发的红利时期。

华为云如何实现事半功倍? 

可以说,这个答案就是企业DNA。首先,华为的执行力强。华为一旦做了决策,就很少动摇,会举全公司之力使命必达。

其次,是决策力的坚定。因为决策慢的同时,也完全清楚了战略方向,定下了游戏规则,这些都使得华为在战略战术的执行过程中很少走弯路。

在去年华为云BU成立的时候,郑叶来就对内对外反复强调华云的“三不”:不碰数据、不做应用、不做股权投资。

不碰数据,这是客户最为敏感的问题,只有做出这个承诺,客户才放心将业务放到云上。

不做应用,这是合作伙伴最为敏感的问题。作为底层的云,如果涉及上层应用,将影响到合作伙伴的利益。所以划出这种界线是让合作伙伴放心。

不做股权投资,这也是华为云区别其它公有云的一大差别。我们知道BAT都有专门的投资部门,他们会选择投资那些未来具有潜力的创业公司。而云生态更需要开放和公平,所以不做股权投资。

这“三不“原则,看似是束缚了自己的手脚,实质上是让客户、合作伙伴放心,没有顾虑地与华为展开业务合作,这也是华为进入公有云之后可以飞速发展的原因。

当然,华为云业务快速增长还有一个原因在于坚实的基础,包括客户基础和技术基础。

在IT业务发展的过程中,华为这些年赢得了很多传统行业客户的认可,所以华为云一推出,不仅获得了运营商的支持,还快速获得了各个行业众多大客户的认同——包括哈药集团、安踏、太平洋保险、PSA雪铁龙 集团、东风汽车、贝瑞基因等都陆续成为了华为云的重要客户。

在技术上,华为公有云也有着天然的优势。过去两年来,华为私有云业务在市场上就已经构筑了竞争力:IDC报告显示,2017年华为私有云解决方案拿下中国政务云市场、中国大数据市场、中国虚拟化市场、中国桌面云市场等多项第一。

在云技术研发之外,华为多年来围绕IT布局的芯片、服务器、存储、软件甚至数据中心能源产品等,形成扎实的基础技术实力,也让华为在公有云市场有可能后发先致。

想来,郑叶来今年将华为云的slogan更换为:“有技术,有未来,值得信赖”,或许就是源于对技术和服务的自信吧!

【结束语】

其实,华为云在去年8月升级为一级部门的时候,在传播上就提到要做“全球5朵云之一”。虽然华为始终没有明说“五朵云“的含义,但却让整个业界都知道了华为进入公有云的决心。

德意志银行在去年就曾预测,到2020年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在中国将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分别占有40%、27%、29%的市场份额。

而华为云在落地后,用一年多时间就通过实打实的成绩证明了自己的实力。通过年报分析,2017年华为云用户量、资源使用量增加了3倍。到今年上半年,华为云收入同比增长700%,合作伙伴数量增长 45%,已发展云服务合作伙伴约6000家,云市场新增上架应用达到了 872个。

曾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国内公有云市场已经出现马太效应,迟到者机会不多。但是华为打破了这种马太效应,更会在未来一两年改写公有云市场的竞争格局。

相关阅读:

从“无堵之城”看华为云EI的“云边端”发展策略

误删生产数据库血案,顺丰一高级工程师被开除

通信行业:从云数据中心看服务器与处理器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查看心情排 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2018-10-22 15:36:25
云资讯 一脚踏入云计算2.0时代,京东云这回拼的是“朋友圈”
历经十余年的发展,国内云计算市场如今逐渐从以技术竞争为主的第一阶段,进入到以资源融合为主的第二阶段。由于云计算投入大、门槛高,因此目前国际竞争逐渐呈现寡头化格局 <详情>
2018-10-22 14:50:10
云技术 企业需要关注云计算的投资回报率问题
准备不充分的规划使许多大型企业对云计算部署和他们获得的投资回报率感到不满。但这将成为过去。 <详情>
2018-10-22 14:28:42
云资讯 Tiger Global最新风投基金募资37.5亿美元,将专注消费互联网、云计算和行业专用软件
Tiger Global为其最新的风险投资基金募资了37.5亿美元,超过了其最初的30亿美元目标,成为今年同类基金中最大的融资之一。该基金是投资集团Tiger的第11家风险投资机构,被 <详情>
2018-10-22 14:18:27
云资讯 公共云市场资产飙升,早期SaaS风投迅速复苏
几个月前,Crunchbase News曾报道称,长期的SaaS投资停滞已经结束。然而,投资的繁荣不一定会延续到订阅软件业务的种子和早期阶段。 <详情>
2018-10-22 14:04:46
云技术 解锁云计算数据管理的四个关键因素
根据预测,到2020年,83%的公司将采用公共云。垂直行业的许多公司都已经开始了云计算之旅,并将在未来几年内将其业务迁移到云平台中。许多人的目标是利用最新的软件工具和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