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终于喊出打造世界“第5朵云”,这个说法清晰的表明华为在云的现实世界是一个充满野心的追赶者。在云计算的大势面前,华为来晚了,但也要硬着头皮上。华为与云计算有太多不兼容和基因差异,坦率的说,华为的模式与云计算存在“代沟”。而华为令人恐惧的饱和攻击能否拆解这种代差,从目前给出的答案,让人看到太多的犹豫和不确定。

华为

一朵犹豫了十年的云

在被外界正式曝光前,华为云BU就已在4月的分析师上亮过相。如果追溯更早,2007年华为就已经成立了聚焦云计算的虚拟化研究部。

2007到2017,华为整整用了十年才下了决心。

伴随华为这十年的心路,既有对失去既有客户的担心,又有对开拓新市场难度的畏惧;既有对原有业务唾手可得收入的眷恋,又有对新业务聊胜于无收入的不屑;既有硬件业务风生水起的依靠,又有软件业务屡败屡战的沮丧。

2014年,华为总收入增长20.6%,2015年,华为总收入增长37%,2016年,华为收入增长32%。总而言之,在过去十年,华为发现没有云,活得也不错。

目前,华为云BU总裁郑叶来同时还兼任着IT产品线的总裁。换言之,华为仍旧寄望于在传统的IT硬件与云业务之间找到一种平衡。

实际,华为云BU没有成为云BG已经暗示了某种态度。在华为体系内,BU全称是Business Unit,其层级从属于上一层的BG(Business Group)。因此,尽管已经拥有了相对独立的地位,云BU的地位依然弱于传统的三大BG,毕竟在华为的地区部、代表处架构体系下,三大BG都有独立的组织落地,而云BU的落地架构基本为零。从传统而言,华为业务伴随着属地化的运营商体制,极其依赖自上而下的销售体系支撑,云BU在这一部分的缺乏,显然会影响其在华为传统市场的拓展。

究其原因,即便在今天高速增长的云市场领域,华为不可能放弃传统的IT销售。根据Gartner乐观的估计,2017年全球公有云IaaS市场的规模也不过346亿美元,不足华为总收入的一半。而在华为最容易发力的中国市场,市场规模仅有146亿元人民币。相比于华为早已经上千亿人民币的IT销售,或者是数百亿美元的运营商收入,云市场的体量无法让华为孤注一掷。

另外,华为还不想为此得罪了最重要的运营商客户。

早在2014年,华为就曾经发布了所谓的企业云,时任轮值CEO的徐直军不断强调“被集成”战略,这是因为无论是国内的天翼云大云沃云,还是海外的德电云,背后都是华为的超级大客户。“被集成”的意思,就是华为依然是作为供应商的身份出现在云市场上。

所以,直到云计算颠覆硬件厂商的宿命清晰可见,华为才开始抛开诸多顾虑,宣布云BU独立,但并未如同当年成立企业业务BG,彻底单飞。

不碰还是不能

华为云的运营原则是“上不碰应用,下不碰数据”,这与华为专注于底层技术的能力是匹配的。但是问题是,这种能力只适用于IT基础能力极强的超级大B,它只需要最基础的云服务,而更多的大中小企业,更需要云计算的中上层能力来架构全新的IT能力与运营。

这也是传统IT硬件巨头在云市场的生意并不如意的原因。思科Cloud Servies与惠普Helion Cloud早已退出市场,IBM在魔力象限的位置则被AWS越拉越大(虽然IBM已经不算是硬件巨头)。

而相比IBM或HP,华为离云似乎要更远些:它偏重于电信,更缺乏软件能力。比四朵云先天劣势更是明显:亚马逊、阿里脱胎于电商平台,微软脱胎于操作系统,Google脱胎于搜索引擎,华为的云则脱胎于自身的IT产品线。

华为的先天劣势是某种实力缺失。从核心网近乎风卷残云般的扫荡,到近期的lite OS和不断改进的EMUI,其实华为的软件实力并不弱。华为软件真正的弱项在于兼容与应用,例如需要全面对接各个系统的大数据软件或者计费系统,例如需要真正面向最终业务的应用软件,而这些恰恰是云业务并不可少的领域。毕竟,除去云存储,消费者对于云的消费更多的依然还是最终业务。目前在全球市场唯一能够全面追赶AWS的微软Azure恰恰证明所谓生产力软件对于云的拉动,有多少用户是因为office365而选择了Azure。

华为缺乏兼容的能力还是源自它的电信基因。

对比一飞冲天的终端业务与成绩平平的企业业务,已经能够看出电信DNA带给华为的行事印记——始终要端到端掌控一切。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产业链更长的IoT,华为的方案中,基本是包办了从服务器到传感器的一切底层设施。

这种做事方式带给华为在电信市场的巨大成功。基于互联互通而制定的统一标准更有利于巨头掌控端到端的一切,较大销售体量(一般数百万美元)和硬件化更将巨头的针对最终客户的定制能力(也是某种掌控能力)发挥到极致。

然而在传统的IT业务领域,并不存在一个所谓国际标准,更由于较小的单个销售体量(一般数万美元一单),所有的企业都无法为一个客户定制,都需要互相兼容进而组成完成的IT系统,最终让用户能够自由的切换各种软件及硬件,自由实现升级与定制化。

正因为如此,传统的华为并不习惯于IT领域的坐庄,更习惯于掌控一切的做主。从市场推广而言,华为更喜欢自己单打独斗,并不擅长在一个产业链中寻找自己的位置。

“讨好所有人”的悖论

为了对抗基因,华为试图通过承诺市场共享,从而打造出类似于星空联盟的“跨洲际”组织。

但是,华为想要讨好所有人的策略显然存在天然的悖论。因为在云业务下,任何一朵公有云都是自发性的无国界野蛮生长,泰国的用户并非只能使用泰国的云,德国的用户也可以选择澳洲的云供应商。设想如果在东南亚市场,天翼云、德电云与华为公有云正面对撞,自然不会是友好协商分割市场,因为那样只会给AWS或者阿里云留下空间。

所以事实是,华为才是真正比赛的选手,他的到来也就宣告了洗牌的开始。正如在终端市场,华为挤走了LG与HTC;在存储市场,2016年华为存储进入了Gartner魔力象限的领导者集团,IBM与甲骨文销售双双下滑10%以上。

在云市场,除了那四个竞争对手,无论是来自运营商还是其他大客户,都不在华为的长期考虑之列,其未来的结果或者将被消灭,或者自然消失。

换言之,目标成为公有云“五虎上将”的华为云必然是踏着众多竞争对手的尸体走上神坛。

华为真正的转变是,构建自己能够直接面对客户的能力。这一策略的核心包括从海思构建芯片的控制能力,从SingleRAN构建无线侧平台的能力,从EMUI构建客户交互UI的能力,也包括Fusionphere的云平台的能力。

这体现出华为对抗电信DNA的努力,从底层向平台层演进。但这需要华为要对自身极大的颠覆。作为一个年收入800亿美元的巨头来说,这种颠覆必然是痛苦、漫长而不可预知的。在对手又是具备强大迭代和进化能力的互联网选手的情况下,华为必须要彻底走出犹豫。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或微信号:821496803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扫描二维码,将会有专人将您拉进“大数据交流群”“云计算交流群”“区块链交流群”“物联网交流群”

查看心情排 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2017-09-12 10:02:12
Saas SaaS市场一地鸡毛 活下来的才是胜者
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起来,但是一旦风停了,掉下来的全是猪,当资本激情过后,SaaS市场就变成了一地鸡毛,昨天我们的口号还是要为做中国Salesforce <详情>
2017-09-12 09:40:51
云资讯 AWS上的VMware云终于可用,企业仍在权衡
经过9个月的测试,并带着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AWS上的VMware Cloud终于可用,组织现在可以判断该服务是否符合他们的需求。 <详情>
2017-09-11 17:51:38
市场情报 平安城市背后需要一种怎样的供电解决方案?
协作式公共安全的可靠供电保障——华为一体化视频站点解决方案PowerCube 500 <详情>
2017-09-11 17:49:19
市场情报 华为发布智能微模块3.0及数据中心管理系统DCIM+
HUAWEICONNECT 2017期间,华为首次发布智能微模块3.0及全新数据中心管理系统DCIM+,标志着数据中心从模块化迈入智能化时代。 <详情>
2017-09-11 17:47:43
市场情报 华为&臻云联合发布大容量一体化供配电解决方案——FusionPower系列,为大型DC而生
HUAWEI CONNECT 2017期间,华为与天津臻云科技技术有限公司联合发布了大容量一体化供配电解决方案——FusionPower系列,包括FusionPower5000室内解决方案以及FusionPower10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