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服务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外界给郑叶来取了一个外号“段子总”。高亢快速的语调和时不时抛出的段子是这位华为Cloud BU总裁兼IT产品线总裁在对外讲话时的最大特色。“华为是个技术‘有限’的公司”,就出自于他的口中。

从这一点看来,华为将一个新兴的内部业务交到这位充满朝气的高管手中,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今年3月9日,华为轮值CEO徐直军公开表示,公司要“强力投资打造开放的公有云平台”,正式开启了进入公有云市场的步伐,并成立新业务部门Cloud BU。在3月底华为正式发布了任命文件,从那之后,郑叶来的头衔在“华为IT产品线总裁”之外又多了一个:“华为Cloud BU总裁”。

而在不到半年之后,郑叶来肩上的担子似乎无形中又重了一些。

8月29日,华为在内部发文,宣布了一个重量级组织架构调整:此前归属于产品和解决方案部的Cloud BU升为一级部门,与产品和解决方案部门平级,并将获得自己的HR部门、战略发展部门和财经管理部门。

据《财经》报道,在这次调整后,Cloud BU的营收会单独核算,同时可能出现在华为2017年财报之中。

从Cloud BU成立,到其晋升为华为内部的一级部门,这一切都仅仅发生在了半年之内。华为内部对于进军公有云市场的重视,从这个细节可见一斑。

从边缘到重视

对于华为而言,将精力集中于公有云的发展,已经是个必然的选择。

华为在多年之前就已经注意到了云业务的发展潜力。2010年,华为发布了云战略,并启动了“云帆计划2011”;2011年,华为已经在内部推出了公有云这项业务。但一直以来,华为并没有将公有云作为战略重点。

这当中有许多原因。首先,在当时,国内对于云服务的理解还比较浅显,云服务难以大面积铺开;其次,对于当时的华为而言,发展消费者终端等业务的紧迫性似乎要更强一些。

因此,在IDC的排名中,华为云暂时还属于“others(其他厂商)”分类里,而没有进入前列。即便是在国内,华为云在外界的知名度都比不上阿里云、腾讯云等玩家,遑论与国际知名的亚马逊AWS、微软Azure等进行比较。

此前在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时,一位来自于腾讯云的工作人员就曾经表示,自己还不清楚华为云具体提供哪些服务。

然而公有云的市场前景之广阔,在全球范围内已有共识。市场调研机构Gartner曾经指出,2016年全球公有云服务市场规模达到2086亿美元,相比于2015年的1780亿美元增长了17.2%。

相比于庞大的市场规模,各厂商所占据的市场份额仍相对较低。有云业务业内人士曾经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目前国内的云服务市场仍处于初级阶段,普及率仅停留在个位数。这也为华为进入公有云领域提供了理由。

另外,华为之所以渴望进入公有云市场,也许和自身业务的发展状况不无关系。

一直以来,华为一直保持了高速的增长步伐;但它们的脚步却在2016年有所放缓。

华为2016年年报显示,它们在年内于全球范围的销售收入为5216亿元,约合751亿美元,同比增长32%;然而净利润则为371亿元,相比于去年的369亿元来说,仅增长了0.4%。与此同时,华为在2016年的利润率仅为9.1%,同样是自2012年以来的最低值。

至于为华为的收入贡献最多的运营商业务和消费者业务,在增长上同样出现了停滞。2016年,华为运营商业务的收入增幅比例仅为4%,远逊于前一年的16.4%;至于消费者业务,2017年上半年15%的销售增幅同样不及去年同期的40%。

在这样的情况下,寻找下一个增长点,成为了华为需要进行的抉择;而从目前来看,公有云业务是华为当下选中的答案。

在内部,华为已经逐渐加强了对于公有云业务发展的投入。此前,徐直军就表示,华为会在原有的基础上,向新成立的Cloud BU增加投入2000人。界面新闻记者得知,目前Cloud BU的工作人员数量已经达到了数千人,其中不乏由其他部门调岗而来的员工。

至于Cloud BU和华为内部其他业务部门的关系,郑叶来在2017年华为全联接大会上介绍到,目前Cloud BU所注重的是公有云技术和产品的研发;混合云解决方案的设计,依然落在了IT产品线上。

“解决方案更需要我们站在用户的角度来看问题,因此我们希望借助产品线的力量,更好地来提供方案,”郑叶来说。

而华为原有的三大BG内部,此前也都和云业务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郑叶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以消费者BG为例,它们的云服务应用建构于Cloud BU提供的基础设施上,“从某种程度上讲,消费者BG也属于我们的客户。”

想成为基础设施

从郑叶来的说法中可以看出,华为在发展公有云业务时,更注重提供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和PaaS(平台即服务)层面的服务。

这并不是一个困难的抉择。包括腾讯在内的企业,在进入公有云市场时,同样选择以PaaS和IaaS作为切入点。这主要是由于,相比于较为多样化的应用软件端需求,企业从平台切入,可以更好地节省成本,同时发挥它们在基础技术上的优势。

对于华为而言,它们在硬件设备和基础设施上的优势,使得它们能够在拓展公有云业务时再往下走,将IaaS层面更好地囊括其中。

除此之外,华为在发展公有云业务时,所选择的方式和其它互联网巨头的路径还有着其他不同。

“华为做公有云,上不做应用,下不碰数据。”郑叶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早在2015年,华为就曾经提出过这一说法;而到了如今,在它们希望大举发展云业务的时候,华为的立场依然不变。

某种程度上,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发展云业务的一个重点就在于数据。平台化的互联网企业,能够在获取用户数据,并将它们保存在云端上的同时,利用这些数据来改善自身的产品或应用。

但华为相对而言并不看重这一点,这与它们本身的属性也不无关系。作为一家以提供技术和硬件设施为主的公司,华为对于用户数据的需求相对较低。

“华为云的商业逻辑就在于,通过技术来变现,而不是通过数据等其他的方面来变现。这是最初发展公有云业务时就定下来的商业设计模式。”郑叶来表示。

另外,根据郑叶来的说法,这一选择也和华为云业务所面对的用户需求有关。和其他云服务提供商以偏消费端的客户切入不同的是,华为云更为注重企业用户,其中包括了运营商、公共服务、园区、城市、金融机构等。

为了抓住这批用户,华为已经投入了不少资源,而在初步获得了客户的选择后,华为云自然需要拿出更多的措施,来进一步抓紧这些客户。

“这些用户在选择云业务时,主要考虑的因素有三点,一是数据主权与数据安全,二是现有应用如何平滑迁移,三是是否能提供完整的云服务解决方案。”郑叶来说。华为选择“下不碰数据”的原因,也与其目标客户的第一个顾虑是相符的。

至于其它两点顾虑,华为也在这次的全联接大会上推出了相应的解决方式。

在华为全联接大会上,郑叶来宣布了华为云EI(Enterprise Intelligence)解决方案的正式发布。这是人工智能技术与企业具体业务场景的结合,当中包括了深度学习、图片计算等企业智能云服务,以及异构计算平台。包括中国太保(38.810, -0.03, -0.08%)等企业都已经成为了华为云EI的首批用户。

与此同时,华为轮值CEO郭平还在大会上提出了“云联盟”的构想。在这个联盟中,华为会与其它云服务商进行合作,实现互补。用户只需要接入华为云,就可以连接到其它云平台上。这样的合作使得华为云与其他云平台之间能够更加互联互通,使得数据迁移的难度有所降低。

在大会上,华为宣布了与微软签署云服务战略合作备忘录的消息。根据这次的战略合作备忘录,微软将为华为云提供基于“托管云”的企业应用、开发工具、产品等支持。这也是华为“云联盟”战略的第一次体现。

无法避开的竞争

华为云在短期内的发展目标已经比较清晰:尽快赶超目前公有云市场上的玩家,包括早已在市场上有所布局的阿里云、腾讯云等。

正如前文提到的一样,华为云目前在国内公有云市场的份额还相对有限,尤其是它们重视的IaaS领域。IDC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公有云IaaS市场规模约为100亿元人民币,而排名前四的厂商分别为阿里云、中国电信、腾讯云、金山云。这四家厂商的市场份额总计已经超过了60%。

郑叶来并不喜欢过多地谈论华为与不同厂商之间的竞争。他表示,华为之前进入的每个领域都已经有巨头竞争对手,包括通信市场,消费者业务等;因此在公有云市场中,华为也不会太多考虑竞争对手的事情。

不过,这并不代表华为不看重它们在公有云领域中的市场地位。

在大会上,郭平引用了IBM创始人托马斯·沃森“五台计算机”的说法,对外公布了华为云更长远的一个发展目标。

“PC产业的发展让沃森的判断落空;但由于投资的规模效益和技术造成的马太效应,云服务必然会走向集中化,在未来,‘五朵云就能满足用户的需求’也许会成为现实。”郭平表示,华为云的目标就是成为这“五朵云”之一。

即便华为云当下已经制定了明确的发展目标,但它们也需要首先跨过横亘在面前的一系列挑战。当中,首要的问题自然是来自盈利方面。

相比于其它以数据作为主要变现来源的云服务厂商,华为云这种着重于销售技术和基础设施的商业设计,需要更大的前期投入,获取回报的速度可能也相对逊色。

事实上,云服务毫无疑问是一个慢生意。目前市面上已经比较成熟的云服务厂商,大多经过了漫长的投入过程。以亚马逊AWS为例,它们在发展10年之后,才初次实现盈利。而在国内,阿里云、腾讯云等服务商,虽然在收入上的增长率每年都会呈现明显的增长,但这仍不足以让它们实现盈利。在不同场合下,这两家厂商都分别透露过“现阶段不以盈利为主要目的”的表态。

对于华为云,这样的问题同样存在;而这一问题甚至可能会影响华为云的未来发展。

一财网在此前的报道中曾经援引来自华为内部人士的说法称,任正非本人还没有看到华为云如何在3-5年的时间内实现盈利,因此一直犹豫是否要在公有云业务上加大投入。因此,尽快实现盈利,从而确保公司高层的投入决心,也许是华为云需要重视的一个问题。

但在郑叶来看来,华为云的销售模式并不会影响自身的盈利前景,“华为云的发展模式,本身和其它公司就有不同之处,在变现方面也只是换了一个销售模式而已,我从不担心我们是否能够盈利。”

除了自身的盈利前景外,市场竞争的愈发激烈则是华为云未来发展需要面对的外部挑战。

今年3月,中国政府采购网刊出《厦门市信息中心厦门务实-公开招标-2017-WS034厦门市政务外网云服务中标公告》,公告显示,腾讯云以0.01元成功中标。

政府客户是公有云的重要客户群体之一。腾讯云的这次中标事件也意味着,它们是在以近乎免费的方式争取政务云客户。

目前,除了腾讯之外,谷歌、亚马逊、微软、阿里巴巴等玩家都已经陆续下调了它们云服务的售价。国内的公有云市场相比于国外市场成熟度较低,以价格入手,也许会是厂商们争夺市场份额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手段。在这样的情况下,华为云将面临更激烈的竞争。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或微信号:821496803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扫描二维码,将会有专人将您拉进“大数据交流群”“云计算交流群”“区块链交流群”“物联网交流群”

查看心情排 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2017-09-07 10:07:50
云资讯 继沃尔玛之后 塔吉特也抛弃了亚马逊的云服务
随着亚马逊收购全食超市进军实体零售业务,对于一些实体零售业巨头塔吉特和沃尔玛是巨大的竞争对手,那这两家零售业巨头停止使用亚马逊的云服务转而寻求其他云计算服务那也 <详情>
2017-09-07 09:41:00
云资讯 华为同微软拟就云服务达成合作 微软获利更多?
据报道,微软和华为今天宣布,双方已经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微软更多应用程序将被引入华为的云生态系统。 <详情>
2017-09-07 09:22:00
云资讯 任正非亲自推销,华为在这个领域突然发力,放言三年赶超阿里
对华为来说,演绎后来者居上的故事,似乎最是得心应手。从昨天开幕的华为全联接大会上可以看出,在公有云这个已经竞争激烈的领域,华为似乎下定决心,要不断攫取市场地位。 <详情>
2017-09-06 14:29:00
国内资讯 华为开始在华测试5G信号:低频速率超20Gbit/s
9月6日消息,华为公司近日对外宣布他们已经在北京怀柔的测试场中展开了5G信号测试,并在C-Band 测试环节中取得突破,下行峰值速率超20Gbit/s.华为今年6月份的时候已经公布 <详情>
2017-09-06 10:41:00
云资讯 第二个十年,云计算迈入托管服务时代
“10年间,云计算已从概念成为实际的信息服务,未来10年,云计算还将由实际服务进入深度智能服务。 <详情>